施主小生有这厢礼了

一叶燃城

有酒,有佳人,酒是竹叶青,佳人貌美如花。陆小凤却感到头疼。这是很难得的事情。
佳人穿了身穿一袭红衣,腰上却系了个扎眼白色的腰带。看到此,陆小凤更头疼了。
能让陆小凤头疼的事情不多,因为人只会为自己在意的人头疼,陆小凤在意的人有谁?西门吹雪,花满楼,司空摘星,老实和尚也能算一个。
百花楼花开满楼,花满楼是个平和且心善的人,善良的人可能会招惹些麻烦,但也会因为善良解决很多麻烦。
司空摘星是个贼,夜路走多了也可能会招惹麻烦,但麻烦都不大。
老实和尚本身就是个麻烦,不找别人麻烦就很好了。
但今天陆小凤苦恼的,却是这几个人中最不会有麻烦的一个——西门吹雪。有个道理,最不容易发生某件事的人身上那件事却发生了,那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事。
这么看来,陆小凤头疼是应该的。
◈君不见◈
旅途寂寞,陆小凤终于还是忍不住,举起酒杯浅尝一口,望向佳人,用很严肃的表情。
陆小凤很少用严肃的表情看一个很出名的美人,除非,这个美人,是个男的。很少有人用美人这二字去形容一个男人,除非那个男人实在好看。
这江湖上好看的男人不少,也有比眼前这位更绝色的,但是了,比他好看的没他武功高,比他武功高的,没他好看,所以他最出名。
时人都道:
叶燃城,西门吹雪曾与其把酒言欢的朋友;刚刚输掉决战的叶孤城的亲弟弟;新一任白云城主;把陆小凤劫持来的人。
没错,劫持。陆小凤放下酒杯,敲敲桌面,颇有几分语重心长的架势,“叶九啊,你找我来又有何用?你都找不到他,我又有什么办法?!”末了叹一口气。
叶燃城看了看他,开口道“总要试试的。”
陆小凤纠结了,他想生气,可有不好对朋友发火。
都知道他陆小凤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,劫持他来就很让他不开心了,劫持者还那么理直气壮。
情之一字害人不浅!
“呵,那你不如对外公开说你死了,看他来不来吊唁!”陆小凤毕竟不肯吃亏,嘴上不饶人。
“哦——”叶九点点头,朝他呲牙一乐。
陆小凤一口酒差点喷出来,如果一个刚刚还苦大仇深的人冲你一乐 你也会跟他一样。
“叶九……”陆小凤试探着开口。
“我哥和西门之间的事情,对你摆脸色太不应该了”叶九说,依然挂着笑。
陆小凤眉头一拧“知道跟我没关系你还劫持我?!”
“……”叶九不说话,只是修眉一挑,斜眼看着他,似笑非笑。
陆小凤低头抿酒。